【美酒時事】澳葡萄酒業擬向WTO告狀

澳洲的釀酒師們正力爭就中國徵收200%以上的懲罰性關稅向世界貿易組織(WTO)陳情,並期待莫里森政府支持他們的主張。



澳洲葡萄種植者和釀酒師的最高行業機構將在復活節後召開會議,討論未來五年中國對澳洲葡萄酒徵收懲罰性關稅的行業應對措施,並希望WTO對此事做出裁決。

去年11月首次宣佈的這一讓澳洲葡萄酒產業傷筋動骨的關稅,瞬間毀掉了澳洲釀酒商13億澳元的中國市場。

上週末,中國政府決定從3月28日起,正式對澳洲葡萄酒徵收116.2%至218.4%的反傾銷稅,為期五年。

澳洲損失的外匯收入不斷疊加,對中國的棉花銷售額約為8億澳元,木材為16億澳元,最新的受害者——葡萄酒,每年的出口額約為13億澳元。



澳洲長期以來一直喊著要趕走法國葡萄酒,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進口葡萄酒,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並不樂觀。

聯邦貿易部長泰漢(Dan Tehan)表示,澳洲政府正在與葡萄酒行業合作,研究如何以最佳方式應對中國對澳洲葡萄酒徵收反傾銷稅的決定。他堅持將WTO途徑作為一種選擇。


「我們的第一選擇始終是與中國合作解決,我們的大門仍然是敞開的。」

WTO的爭端解決體系旨在允許成員以相互尊重的方式解決他們在貿易問題上的分歧,澳洲將在需要時利用這一體系來維護澳洲出口商的權利。”泰漢說。

去年年底,中國對澳洲進口大麥徵收80.5%的關稅後,聯邦政府表示別無選擇,只能請WTO爭端小組來結束大麥爭端。

澳洲葡萄與葡萄酒協會(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首席執行官巴塔格萊納(Tony Battaglene)代表在澳洲工作的2500多名釀酒師和5000名釀酒葡萄種植者的利益。

他說,該行業還沒有就是否尋求WTO的干預做出最終決定,但看起來很有可能走這條路。



週一,澳洲最大的釀酒商之一,擁有Penfolds、Wolf Blass和Lindemans等實力品牌的Treasury Wine Estates告訴投資者,它堅持以出口為導向的優質葡萄酒戰略。

該公司曾經從蓬勃發展的中國業務中賺取了多達一半的利潤,但現在將面臨175.6%的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已經被迫解雇了約25%的在華員工,並不得不尋找其他市場來承接曾經為北京和上海的宴會桌和餐廳準備的葡萄酒。


12月,Treasury Wine透露其來自中國大陸的收益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剩下7880萬澳元,銷售額下降22%至2.257億澳元。

即使在盈利大幅度下滑的情況下,中國大陸的盈利仍然占到了該公司上半年盈利的四分之一。

南澳Clare Valley傳承了三代的家族葡萄酒公司Taylors的首席執行官泰勒(Mitchell Taylor)說,上週末確認的為期五年的關稅已經扼殺了曾經繁榮的出口市場,自10月以來,Taylors就沒有向中國銷售過一箱葡萄酒。

該家族的酒廠曾將15%的出口量送往中國。

泰勒承認,如果上稟WTO,可能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得到一個結果,但或許是澳洲最好的選擇。




「我們非常失望,因為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才建立起中國市場,並從中獲得了巨大動力,我們希望這些爭端不必訴諸WTO,而可以通過外交管道開始恢復,要把貿易放在第一位,別跟主權風險摻和在一起。」

Taylors出口到中國的葡萄酒被徵收212%的關稅。

想知多更多葡萄酒的文化和資訊? 請立即訂閱我地喇~~~

如對我們的產品有興趣,歡迎到熱賣產品專區查看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